码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码垛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7-(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45:50 阅读: 来源:码垛机厂家

澜默走了一段路,忽似想起什么,蓦然间回首,望了眼榻上的清露,冲冥王道:“清露仙子有恙在身,冥王需费点心!”

冥王倒是个念旧情,讲义气之人:“既是元芑的徒儿,就是本王的徒儿!多谢神医提醒,本王定会好生照顾她!”

澜默这般说,不过是将清露变相着托附给冥王,没想到冥王这么容易入了套。

好吧,为了那个人,他此回是做足了恶人,只盼着那人早日醒来,他也好就此宽心。旦愿那人能在小魔头出世前醒来!

思此,澜默眸光不时落在清露的小腹上。

腹中的小肉丁,这会又动了动,冲澜默撇嘴,这淘气可爱的模样,让澜默忍不住低笑,忙用腹语传过去:“乖乖地等着为师!”

冥王怪异地望着澜默,见他明明已走,居然又回过头来,这会盯着榻上的清露傻傻地,也不知在念着什么,不禁疑心,澜默对清露是不是有意。

澜默被冥王瞧得极不自在,拢拢如云般的白袍,化作轻风离去。

清露醒来已是几天后,冥王果然信守承诺,安排了两名鬼姬过来伺候她。其中一名鬼姬懂点医术,瞧见清露这症状,不像是受了内伤,倒像是怀有身子,忙将自己的疑虑告知冥王。

冥王听后大吃一惊,做为元芑的朋友,他不得不以长辈的身份质问清露。

“可是那魔头的骨肉?”

清露起先并无觉察身子不妥,时日久了,隐隐已感觉到了。她心知冥王对晨流的偏见,此时若承认孩子是晨流的,冥王定会劝她拿掉。

果不其然,冥王见她不语,劝她道:“做为长辈,本王不想你坠落,即便元芑活着,本王想,他也会这么劝你!”

清露心口窒闷的紧,原本就心事重重,如今见冥王这么说,深觉无颜呆下去。

孩子是无辜的,她怎么可以弃他不顾!

“冥王多虑了!孩子并非晨流的,而是……”

清露实在找不出个人,话至一半顿了顿。忽然心间一亮,不时想到了澜默。

反正那人也不是什么好人,一看就知拈花惹草的货,这事摊在他身上,到也能说得过去。

“是……澜默神医的!”清露豁了出去。

她只想,暂且将这事糊弄过去,他日再找澜默解释。

冥王轻笑,适才明白澜默为何走了,又回过身来,那依依不舍样,极不像澜默的作风,原来事出有因。

“如此甚好!你且在此安胎,待澜默回来,本王替你们完婚!”

清露嘴角连抽。原本就是寻得借口,怎好意思叫澜默娶她。这事怕是越闹越大,还得想办法就此打住。

为了不让冥王起疑,她抿嘴浅笑:“也不急,他有要事在身,待忙过了再提不迟!”

冥王颔首点头,这事总算过去。

冥王一走,清露已是如坐针毡。眼见肚子一日日凸露,她怎好意思再呆下去,几日后,寻了个借口,说是出来有些时日,想回眉洛山。

冥王执意要留她,见她去意已决,也就随了她。

清露自然是不会真回眉洛山的,自打元芑一死,眉洛山显少让她牵挂。乔装打扮一番后,去了人间。

无争无斗的岁月极为静好,却极易消磨,转眼来人间已三年有余,肚子大得如同个球,频繁的胎动,让她意识到临盆的日子将至,她忍着腹部的不适,提前准备好生产的东西。

孩子是仙魔合体,初生时难免带些异象。

澜默望着莲花座上的晨流,一个劲地摇头叹气道:“怎还不醒,再不醒,小魔头就要出世了!到时我可要当现成的爹了!外界都在传闻,那孩子是我的,我这朋友当的也真够屈的,不但要舍命救你,现在连你的女人儿子都要全单照收!”

澜默冲着晨流喋喋不咻,说话间,一道妖冶红光划破天际,冲着天东边迅即掠去。

澜默见之,垂眸轻笑:“小魔头出世了!”

正欲追着那红光而去时,莲花座里的人不知何时睁开了眼,万道精光逸出,流转间,泛着红宝石般的光芒。

晨流望着澜默,眸光异常清冷,这陌生疏离的眼光如同在看个陌生人。

对于久病初愈的人,澜默见多了,也就不怪他。

晨流天生是魔,对同类的感应极为灵敏。那道红光对他极有冲击力,即便睡着,他也能感受到那股强大的魔气。那魔气与他如出一辙,隐隐还带着他熟悉的气息,心口莫名的揪紧,窒息的感觉,让他不由自主地睁开眼。

“还真是时候啊!走,带你去见儿子!”澜默扯住晨流的一条手臂,想将晨流攥下莲座,却怎么都撼动不了半分。

晨流妖冶的眸光落在澜默扯自己的手臂上,眸光冰冷凝霜,瞧得澜默心底生寒,只一会功夫就识趣地收回手,不然澜默真担心下一刻,这家伙定一刀将他整只手砍下。

这家伙气场好冷!他又不是那个女人,为毛用这种目光看他!

澜默不时打起寒噤,偷偷瞥了眼晨流,见他眸光停在某处,不知在想什么?

担心他会再次想不开,伸手碰碰晨流的肩头,哪知手还没触到肩,晨流倏然间起身。

澜默的手顿在半空中,而眼前人已是一袭红袍猎猎,绚丽压目的如同熊熊燃烧的火焰,只是这火焰不带半分暖意,反倒让人觉得异常森冷。

不等澜默开口,晨流身躯一晃,追着那红光去。

清露气力已用尽,冷汗出了一身又一身,此时,整个人如同从水里捞出一般,汗水簌簌直落。

无穷无止的腹痛,让她痛得不能自已,不得已揪紧身下的被褥,那被褥早被她揉作一团又一团。

巨大的疼痛让她紧咬住唇皮,以致于,唇瓣上清晰地映出一道道深浅不一带血的齿印。

“啊!”她忍不住疼地惊叫起。

晨流与澜默先后落在小屋前,听着里面因为腹痛难抑的呻*吟声。

澜默知道,此时里面的女人正在经历着什么?可他是男人,纵是医者,对于生孩子这种事,还未经历过。

澜墨又紧张又好奇,出于矜持,硬是没冲进屋。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还有一更哈!这个星期每天都有更,不要说我断更了!好吧,一会见!

宁波吊具磁粉探伤检测吊具承重力检测检验报告办理

苏州平顶山玻璃防火门好品牌值得选购

线盒自动插口冲孔装箱一体吉林三联接线盒自动冲孔机

利州区国五跃进上户1吨2800轴距气瓶运输车厂家

广州市番禺区专业代做投标书公司

仙桃电力管弧形弯头电力管廊应用

池州外径110PE电力管热熔对接方法

程力冷藏车8米6抄底价

贵州散热器D型管拱形管生产厂暖气片管

太仓20方旱区送水车直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