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码垛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快的打车CEO现在考虑最多的是生存下去

发布时间:2021-01-21 16:33:35 阅读: 来源:码垛机厂家

对很多北京的用户来说,与滴滴打车、摇摇招车等Made-in-Beijing的打车应用相比,快的打车显得有些生疏。快的打车是如何从杭州出发扩张到全国31个城市?在竞争激烈的打车应用市场有什么样的心得?如何看待打车应用的未来?

记者专访快的打车CEO吕传伟,听这位技术男讲讲快的打车创业的故事。

在风驰电掣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所有的一切都来得迅疾而自然。去年8月上线的快的打车以大本营杭州为中心,在14个月的时间内覆盖了全国31个大中型城市,并成为国内第一个进入香港地区的打车应用。快的打车的团队也从几个人发展到现在的100多人。

“现在比过去不能说完全改变,局面是越变越好,但事情并不是越来越简单,越来越容易。用英文说就是,It is getting better but isn‘t getting easier. 我觉得是越来越难,但是也越来越好。”这位前硅谷高管认为,随着竞争的加剧,打车应用的门槛也越来越高,对技术的要求越来越精细化、国际化和智能化。

去年上半年,打车应用在国内还是一个新生事物。打车应用在初期就地推广时,赠送出租车司机车载充电器等小礼物是常用的手段,推广费用并非居高不下。随着耕耘成果初现,各个打车应用开始对外扩张,狭路相逢在所难免,用户的争夺战也烽烟四起,广告投放、用户补贴等推广方式大量在市场通行。

“一开始的话,市场投入会更重要些,因为它是最立竿见影的。”吕传伟基本上认同创业初期在用户身上花钱是值得的。

今年1月快的打车从杭州进入上海。通过奖励微博晒单用户话费、奖励司机推荐等方式,不到3个月的时间内,快的打车接入的出租车司机有6000多人,每天下单量有6000多单。与此同时,竞争对手也砸下重金对上海的用户进行补贴。吕传伟说,3月份对快的打车是比较困难的:一方面要与在上海砸下重金的竞争对手抢夺用户,另一方面又面临着按照原有的部署开拓新市场的压力。幸运的是,快的打车团队撑过了这段时间,并迅速得到了来自阿里巴巴千万美元的补给。

著名风险投资家迈克尔。莫瑞茨(Michael Mortitz)曾表示,“对于一家小公司来说,成为下一个谷歌的唯一方式是不打广告,努力提供用户需要的有价值的产品,你要能够说服用户,从你这里得到的服务比他们从任何其他地方得到的服务都好。否则人们没有理由用你。”

中国是否会出现谷歌一样伟大的公司暂且不表,但是处于创业阶段的快的打车显然在提供有价值的产品上下了一定的功夫。

以应用打开后的界面为例,大部分打车应用的“预约”按钮和“现在用车”一起出现在首页的下方,而快的打车的预约功能则需要点击打车起点后面的“继续”按钮才能看到“预约”选项。也就是说,使用快的打车对预约功能进行操作多了一个步骤。快的打车监测的数据显示,乘客对预约功能的使用率小于10%,这让快的打车决定珍贵的首页只满足即时打车的需要,不着急打车则可以多走一步。客户服务也是快的打车极为看重的一点。它是目前市场上唯一提供24小时客户服务的公司。无论什么时候,用户都可以在线或者直接拨打客服电话咨询。同时,快的打车在增加用户黏性上也动了脑筋。用户在完成打车后可得到相应的积分,这些积分能够兑换彩票、话费等礼品,这在一定程度上鼓励用户使用快的打车。

在技术方面,快的打车对使用的百度地图在原有的基础上使用了优化,提高了GPS定位与POI(信息点,point of interest)显示的精准度。从这个角度讲,出租车司机也更容易找到乘客的位置。

“这就是我们看到的很小、不起眼、点点滴滴的东西,但是整合起来就成为了我们。”吕传伟说。

目前国内十多款打车应用中,目前能够与快的打车相抗衡的只有腾讯投资的滴滴打车。艾瑞咨询10月上旬发布的报告显示,滴滴打车与快的打车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位居全国第一和第二,两者的用户数占所有打车应用用户数的80%以上。

报告则显示,快的打车以41.8%的市场份额在中国打车应用市场暂时领先于滴滴打车。

这样的结果对吕传伟来说,既出乎他的意料,又显得非常自然。“我们从心里知道我们做的非常好的,但是做成什么样子是我想都不敢想的。” 他认为,竞争进入中长期,产品的体验与精细化运营的力量就渐渐显露出来,这也是未来会越来越好,也越来越难之所在。

吕传伟认为,通过挖掘打车背后的数据可以为用户提供增值服务。快的打车对用户的打车信息有历史记录,并对用户的职业或身份做出一定的判断,进而推断出用户在打车之外的需求。“比如你在国贸上班,可能就是白领,周围有什么活动或者热点,在不侵犯你的隐私的情况下以比较友好的方式发给你。”至于什么样的呈现方式,吕传伟表示还不想说太多。确定的是,快的打车已经对这点开始尝试并进行投入。

采访对话节选:

记者:在推广上快的打车有什么样的经验?

吕传伟:我们有一个经过验证的模板和打法,效率就会高很多。刚开始做杭州的时候,几十个人感觉都忙不过来,但是掌握了一定的节奏,知道了方法,再去做其他城市效率就会高很多。我们主要是寻找司机的聚集地。司机的聚集地每个城市都是大同小异的,机场、吃饭的地方,两个小时就能知道司机的聚集地在哪儿,这个事情可能一个人就能做到。剩下的就是编排计划,两个人、三个人去推广,用什么样的方式去推广。我们可能会比较辛苦,为了适应夜班司机的班次,我们就不休息,去做推广。这就是为什么说我觉得我们做的好,我们的团队尽职尽责。这里面真的没有说什么微妙、巧妙,这个就是辛苦一点去做,内部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目的。仅此而已。

记者:媒体报道你们20万拿下郑州,这是一个什么概念?你们有一定的标准?多少司机注册才算是占有某个市场?

吕传伟:(各地)不一样,你要是有10000个司机,要达到15%到20%.这也不是固定的,有一定的灵活性在里面。但是达到这个标准,你打车才能有比较好的体验,你才能打到车。20万的话,不是我一共花了20万拿下这个城市。因为这个给人印象我拿20万拿下一个城市,别人看到这个,下周马上有几十个公司又做打车。我们钱的投入大家都知道的,现在一两千万美元已经砸进去了。那只是刚开始的一个推广费用。后边持续性的投入、扩大投入、反复投入远远要大于那个数字。

记者:达到这个数字之后,你们的工作还有哪些?

吕传伟:那个其实就是我说的精细化运营、服务化的理念,达到那个数字不是说就完了,还要在那个基础上去维护,去巩固,去扩大,这里面有大量的工作要去做,远远要大于早期的推广,这个就跟软件工程推广是一样。可能你写个软件需要整个资源的10%到15%,后续的怎样去维护,怎样去扩展,这就需要更大的投入在里面。

像我们每个城市都有快的司机之家,都是由工作人员去维护。像其他软件都是一个流动的点,我们有固定的点为司机提供长期的服务。比如,司机可以在里面喝水,软件、包括手机的问题都可以问我们。在那边我们每个月还有司机的排行,奖励那些接单与信用好的司机,最热的时候我们还在武汉给司机送加多宝。

记者:在北京推广与运营与其他城市有什么不同吗?

吕传伟:更多的是相同,不同不是特别多。在北京我们毕竟有个客观差距,对手也好,同行业的公司在北京耕耘了一年多了,我们也不期望通过几天的推广就改变这个局面,同时他们在中原、东北,也没办法一天改变这个现实。我们除了在北京有一定的差距,一直做到我们满意为止。

记者:你觉得这次创业是成功的吗?

吕传伟:没有。为什么说我觉得自己心里感觉不安,跟媒体不经常接触,因为真的是。我自己的感觉是我刚刚开始,我对自己的感觉是没有资格去分享,我感觉我才刚刚做了一点点而已,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内心不安。我觉得我才刚刚开始,谈不上成就。

成功的概念因人而异。我觉得创业公司,什么叫成功呢?你创造了价值,为你的用户创造了价值。你为用户创造了价值,价值越大越成功。从个人成长来讲,你今天比昨天做的更好。这个我觉得就行了。

记者:快的达到哪一步才是成功的?

吕传伟:说实话,我没考虑那么多。我考虑最多的是,下一周,下四周,下一个月,我应该怎样生存,应该怎样巩固自己的位置,因为总是考虑成功的问题,我觉得我不会考虑,那应该是人家考虑的。有成长周期嘛!上幼儿园就不要考虑上大学的事。不管做成什么样子,我觉得不要把自己当回事,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这个还是挺重要的,不要觉得是关注也好,自己觉得自己好像在做一件什么样的事情,至少我觉得不应该那个样子,还是踏实一点好。

九天仙梦(逆天修行)

天天驯兽师手机版ios版

有魔性西游手游

十二战纪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