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码垛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咬破故乡的身体

发布时间:2020-07-13 10:32:36 阅读: 来源:码垛机厂家

杨秀武

退居二线,移居恩施,文朋诗友们在“帅巴人”风味楼为我接风。

服务员端上了一盘萝卜仔。放在盘里的萝卜仔很美、很诗意。这是一枚枚萝卜的童年,在盘里淘气地躺着,皮肤不含一丁点杂质,嫩得让你浮想连翩,白得让你神魂颠倒,头上留着两寸长的叶梗,整齐的一堆绿如秀玉。服务员介绍说:这是从基地运来的无污染无农残的绿色食品。“基地在哪里?”我问。“基地在恩施的东乡,具体小地名是商业秘密。”我知道了服务员没说的地方,嘴更馋,一口咬破故乡的身体。

响脆的声音,仿佛是故乡一首首唱给萝卜仔的歌谣,直抒情怀,在血液里流淌、在骨缝里深藏、在记忆的幽深里回荡。

“萝卜丝丝萝卜片,吃白皮肤吃红脸,夏天吃了不怕热,冬天吃了没有寒,味道不要油和盐。”“桃子没得李子圆,梨子没得萝卜甜,桃李都是郎的口,姐口才有萝卜甜,一直甜到心尖尖。”前者是唱烹饪后吃,后者是唱原汁原味的生吃。还有唱酸萝卜的,唱萝卜干的,歌谣更是妙趣横生。遗憾的是,它被岁月磨砺得无影无踪。

在故乡老街,萝卜叫小人参,是老街人一年的美食。在没有现在的反季节蔬菜之前,故乡种萝卜是在24节气的小满,当寒露在时间的链条上拧出冷露水的时候,就开始扯萝卜了。萝卜保暖很简单也很有意境,在田里挖一个土坑,萝卜在坑里挨个挨个地直放在一起,然后铺上一层干厚朴叶,再在上面盖土,远远望去像倒扣过来的一只大土碗。

萝卜仔的美丽,仿佛是老街那个女人,在我的记忆里亭亭玉立。当时的老街上,她是最靓丽的少妇。不懂事的我,仅知道她菜园子里的萝卜长得最乖,吃起来最甜。她种萝卜的过程与她绣花的过程一样认真。老街上的男人们和我们一群顽童去她的萝卜田里。现在回忆起来才明白,那些男人和我们去的是同一个目的地,目的根本不同。记得有一年,那块萝卜田里长了一个最漂亮的萝卜,身子很高,淡绿淡绿很抢眼,叶子像一把倒过来的绿伞。她每天出门要去看看,回家还要去看看,估计在梦里还要去看看。街上一个野心勃勃的男人没达到目的,第二天在从萝卜田路过,用力把那个萝卜扯起来,没吃也没甩,原封不动地插进去溜之大吉。那个少妇下午去欣赏那个萝卜,一看傻了眼,怒气冲天地骂:“是那个缺德鬼啊?是那个有娘养无娘教的啊?”

把盏的撞击声,闹得酒味在满屋奔跑,开心的疯狂打断了我美好的回忆。我站了起来,扶着黄昏,仍在故乡的身体里龙蛇蜿蜒。

贵港职业装订制

苏州工服制作

扬州制作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