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码垛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干洗客把洗衣店搬到网上

发布时间:2020-03-11 11:52:00 阅读: 来源:码垛机厂家

导语:在“干洗客”网站或手机客户端洗衣,从快递员上门取货,到最终送货,整个过程一般在48小时内即可完成。

当传统干洗连锁店们忙着招揽加盟商、拓展地盘时,一家叫干洗客的网站悄然上线。经常跑洗衣店的小伙伴们可以试试,在ganxike.com网站下单,快递员在约定时间上门收取衣物。然后送至中央工厂洗涤、处理。洗衣完毕,再将干净的衣物送回你的手中。如果清洗普通衣物,从快递员上门取货,到最终送货,整个过程在48小时内即可完成。

足不出户,就能洗衣。是不是很high?上线初期,为了吸引人流量,在干洗客洗一件长款羽绒服只要35元,并且洗衣单价超过25元,免运费。跟传统洗衣店相比,这个价位确实有不少诱惑力。

其实,除了提供服装、家居、普通箱包、车饰、鞋帽、酒店布草等超过100个清洗类目外,干洗客还能提供奢侈品的养护服务。可以通过官方网站、手机APP、微信、400呼叫中心等4种方式下订单。

26岁创业者掌控的重生意

先看干洗客的一组数据:40亩中央洗涤工厂、30辆物流车、240名员工、15000平米的洗衣车间、1名国家级技工……看看这一系列数据时,如果我再告诉你:这家工厂的幕后操控者仅仅是一位87年的小伙子,你会怎么想?

富二代?那你错了。这哥们绝对是白手起家,自己打拼过来的。创始人名为李杰,福建人,跟随爷爷奶奶长大。第二次大学毕业于2011年。其实,2006年考上大学之后,李杰因家庭贫困,辍学打工。之后,又重新参加高考,考入上海一所高校的计算机专业。

在创办干洗客之前,已经创办过一家叫巾洁的干洗品牌,属于B2B生意。为酒店清洗地毯、被单、床套等物品。做再往前看,李杰还折腾着做过很多小生意。比如,在校园门口卖八宝粥,送外卖,做过二房东,跟妈妈一起开海鲜店,生意也搞得红红火火。

大学期间,李杰带给同学的最大印象是家教专业户。如果说普通大学生把家教当成一种赚外快的手段,李杰则把做家教当成一份事业,有快速提升成绩的独家秘笈,在家长中的认可度非常高。最让他自豪的是,一个学生经过3个月补习,从倒数第3名直接跳到前5名。

而李杰做巾洁的启动资金,也来自一位天使家长,以及自己做小生意时的几十万块积蓄。之所以涉入干洗行业,并非因为李杰有独特的行业资源和客户资源,而是源自大学时的想法。当时做家教的课程被排得满满当当,经常跑去干洗店。加上自身是计算机专业出身,所以一直感觉做个网上干洗店应该挺赚钱。当时,他还东奔西跑做过不少市场调查。

2012年,他先开了一家巾洁洗涤公司。看他看来,面向B端做生意,风险相对小些,正好又可以积累行业经验。工厂选址,采购锅炉蒸汽,供水、供电问题,一个问题解决不妥,就意味着几百万元的资金打水漂。工厂筹建的那段时间,他又当施工管理,规划整个厂房的搭建;又当人事招聘员工,还要当技术员指导工人操作、分配工人产线……整个过程,差点让一个20来岁,缺乏行业经验的年轻人几近崩溃。

其实,刚毕业的他对干洗行业其实挺陌生,每天餐风露宿跑业务,地毯式扫街,每家酒店挨个谈。无数次碰壁,每天2小时睡眠。高昂的电力成本使得工厂的运营成本不断增加,账目逐月亏损,差点让李杰喘息不过来。但他就是有股牛劲,达成的第一笔订单是浦东的一家华美达酒店。4个月后,公司积累了不少客户,营业额稳健增长。到2012年底,年营业额已达千万。

前期试水成功之后,李杰开始筹备O2O业务干洗客。O2O业务跟B2B业务清晰类目不同,设备要求也有所不同。但避免了走巾洁走过的各种弯路,整个过程相对顺利很多。

2013年12月16日,干洗客网站正式上线。第一天便接到10多笔订单,上线三天100多个订单。按照这个速度接定位,李杰预估,2014年干洗客的营业额将能达到5000万。如今,干洗客已经拿到天使投资,主要用在工厂建设、物流建设、市场推广上面。

做好物流,抢占20亿的大市场

李杰定位的非常明确,先从上海开始,抢占中国传统干洗店市场的蛋糕。他列举出一条数据:2013年,上海地区一共有2527家提供洗衣服务的店(考虑到不少干洗店是夫妻店,不含在该数据内),应该会有10%左右数量的增长。目前,上海拥有3000家洗衣店,针对普通消费者的干洗有近20亿的市场规模。

看传统干洗连锁品牌,每个洗衣店起码需要支付20~30平米的租金。每年高企的房租、物业、人力等成本,让线下干洗店的利润率不断缩水。为了弥补高昂的成本,很多传统品牌只能拼命开加盟商回笼资金。

跟传统干洗店相比,干洗客光房租成本就节省不少。直接把人流汇聚到虚拟的线上。从这个角度来讲,他们算是一家轻资产运营的互联网公司。

其实,干洗客的模式也并不轻。除了需要搭建有足够吞吐量的中央洗涤工厂以外,物流体系的开支也绝对不菲。虽然上门收衣人员,相当于快递员的角色。但是,收衣人员除了具备快递员的基本素质外,还必须懂收衣的基本技能。不懂行的收衣员容易造成纠纷。干洗客前期的上线时间比预期稍晚,就是在花时间培训快递员。成立早期,他们跟第三方物流公司合作。快递员上门收衣之后,由干洗客自有的物流车(现在,他们有30辆物流车)统一配送到上海宝山区的中央洗涤工厂。

毫无疑问,刨除固定资产成本,物流是干洗客的最大成本。李杰表示,前期通过与第三方物流合作的方式来解决物流问题的,未来会考虑自建物流系统,组建一个全国性的物流网络,包含CDC(中央配送中心)、RDC(区域配送中心)、DC(配送中心)的三层配送中心体系,让所有信息实时对接。如果一旦干洗客将流量做大,加上物流体系,这个O2O模式将有不少的想象空间,可以拓展出代发快递等业务。

至于如何异地扩张,考虑到低成本运作,李杰准备以统一的网络平台和客服体系,实现中央洗涤工厂的干洗模式,依托加盟工厂形式实现北京、广州、重庆、天津等重要直辖市或大城市的标准化覆盖。

BANGCAMP创业邦成长营,创业邦旗下孵化计划。第四期全新升级,60个名额正式开启招募!现在报名,将有机会获得资机构对接、创业导师面对面指导、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展示、创业邦媒体矩阵深度传播!创新原力,伴你前行!

即刻报名第四期!

杠杆收购

实际利率

会计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