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码垛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里希特作品拍3420万美元被视为博物馆级画作手表

发布时间:2019-11-18 15:33:28 阅读: 来源:码垛机厂家

里希特作品拍3420万美元 被视为博物馆级画作

里希特-Abstraktes-Bild-(809-4)-布面油画-225-x-200-cm-1994年-伦敦苏富比供图

2012年纽约秋拍“现代艺术及印象派”因成交惨淡而饱受批评,纽约苏富比这一专场有1/3的作品流拍,成交额远远低于之前估价,拍卖之后,欧债危机的乌云更是弥漫开来。然而,苏富比、佳士得举办的“战后及当代艺术”专场拍卖却势如破竹,在11月13、14这两天连破纪录,双双打破当代艺术板块单场拍卖纪录,创下“战后及当代艺术”专场的拍场神话。在为期一周的战后及当代艺术专场拍卖中,纽约该季的总成交额为11.48亿美元。(其中,佳士得苏富比当代艺术夜场:3.75亿美元,日场8,900万美元;佳士得当代艺术夜场4.12亿美元,日场9,600万美元,沃霍尔专场1,700万美元;菲利普斯当代艺术夜场:7,990万美元。)

里希特、沃霍尔预热纽约大拍

在纽约秋季大拍举办之前,里希特和沃霍尔已经提前为这季的拍卖热身了。

10月12日,在伦敦苏富比举办的当代艺术夜场拍卖上,里希特的抽象画《AbstraktesBild (809-4)》成为最受关注的作品。这件作品尺幅巨大、颜色鲜艳,被视为里希特抽象绘画中可进入世界博物馆级别的作品。

苏富比当代艺术部负责人亚历克斯·布莱希克(AlexBranczik)曾如此鼓吹这件作品:“是里希特最好的抽象画杰作之一,为收藏家提供了一次购买这位在世艺术家最重要作品的机会。”更为吸引人的是,该作曾为音乐大师埃里克·克莱普顿(EricClapton)收藏。作品于2001年首次出现在市场上,克莱普顿在纽约苏富比以340万美元购得,这次,作品的估价已上涨至1,410-1,880万美元,最终以3,420万美元成交,刷新了艺术家个人作品的最高成交纪录,也是目前在世艺术家中最贵的作品。

安迪·沃霍尔视觉艺术基金会为庆祝成立25周年,拓展对视觉艺术的支持力度,将基金会所藏的沃霍尔部分作品释向市场。其中,受其委托,纽约佳士得首次沃霍尔专场拍卖于11月12日举行,作品均为基金会珍藏。基金会送拍的作品总数超过两万件,上拍的作品包括油画、素描、摄影作品、版画及印刷资料,其中部分作品的价位在百万美元以上,但大多数为十万美元以内,总估价约为1,000万美元。这次拍卖被人称作为“网上倾销”,有人担心大量作品流向市场会降低沃霍尔作品在市场上的价位。本次拍卖吸引了美国、欧洲、俄罗斯、中东、中国等地的买家。其中,两件“濒危物种”系列的作品位居本场拍卖前两名,其中《Endangered Species: San FranciscoSilverspot》以125.8万美元成交,拔得头筹,另一件以84.2万美元成交。20世纪60年代创作的《杰奎琳》估价20-30万美元,以62.6万美元成交,其中,部分摄影作品及版画高于估价成交,打消了拍前疑虑。

苏富比夜场创268年历史

11月13日,纽约苏富比率先拉开“战后及当代艺术”拍卖的序幕,当晚夜场实际上拍作品为69件,11件流拍,两件临时撤拍。拍卖总成交额为3.75亿美元,刷新史上公开拍卖成交纪录,成为该公司268年历史以来,单场拍卖成交额的最高纪录。

其中,对当晚成交贡献最大的是西德尼·科尔(Sidney Kohl)及其妻子收藏的8件抽象表现主义大师的作品。这对夫妻在20世纪70年代早期购买了这批作品,收藏至今,苏富比全球当代艺术负责人托拜厄斯·梅耶(Tobias Meyer)如此评价这批作品:“是至今仍藏在私人藏家之手的顶尖艺术品,在最近的几十年都没有出现过。”

不负众望,这组作品使得苏富比当晚的专场取得决定性的成功,本场成交最高价为图录封面罗斯科作品《一号(玫瑰红与蓝)》(No. 1 (Royal Red and Blue)),该作完成于1954年,这是罗斯科首次在美国美术馆举办个展的作品,为8件展览作品中的一件,该展对罗斯科之后的创作具有里程碑意义。作品估价3,500-5,000万美元,在5位买家激烈而漫长的争夺后,最终以7,512万美元成交,该作由苏富比“印象派及现当代艺术部”副总裁查尔斯·墨菲特(CharlieMoffet)竞得,今年5月,他曾代表里昂·布莱克(LeonBlack)买下蒙克的《呐喊》。

波洛克1951年完成的作品《第四号》(Number 4),画面由红色、蓝色、黄色、绿色、桃红色和金色等颜料组成。在过去的20年,只有8件波洛克的点滴画作品出现在拍卖市场上,大部分作品被各大国家级博物馆收藏。这件上拍的作品完成于1951年初,是艺术家点滴画成型时期的20世纪50年代期间创作的,虽然尺幅不大,但弥足珍贵。作品估价为2,500-3,500万美元,以4,040.2万美元成交,打破波洛克的个人拍卖记录(前一次拍卖纪录是今年5月在纽约佳士得23,00万美元成交的《第28号》;个人成交纪录则是2006年11月在苏富比私人交易中以1.4亿美元成交的《第五号》)。

2011年11月9日,克利福特·史蒂尔(ClyffordStill)的4件作品领衔纽约苏富比“战后及当代艺术”夜场,成交总额为1.141亿美元,《1949-A-No.1》更是以高出两倍估价的6,168.2万美元成交。在当晚专场上,其作《1948-H》估价1,500-2,000万美元,场内买家以远远低于最低估价的988.2万美元轻易收入囊中。

此外,该组作品中,德库宁的《抽象画》估价1,500-2,000万 美元,以1,968.2万美元成交;哈夫曼的《涅槃》以456.2万美元成交;弗兰兹·克兰(FranzKline)的作品《谢南多厄河》(Shenandoah)估价650-850万美元,以932.2万美元成交,创下艺术家个人作品最高拍卖纪录。

弗朗西斯·培根于1954年创作的作品《无题(教皇)》(Untitled (Pope)),这是他的“教皇”主题其中的一件,也是他最为人熟知的一个系列,作品的创作灵感来自于西班牙艺术家委拉斯贵支的著名肖像画《教皇英诺森十世肖像》(Portrait of Pope Innocent X)。在这次拍卖之前,这幅画已被藏家藏在家里近40年,这位藏家于1975年在伦敦苏富比买下这件作品,当时的价格是7.15万英镑。现在,这件作品估价1,800-2,500万 美元,最终以2,976.2万美元成交。培根的另一件作品《伊莎贝尔·罗斯松肖像写作》(Studyfor Head of Isabel Rawsthoren)估价900-1,200万美元,最终以933.2万美元成交。

里希特作品有4件上拍,其中专场的第四件拍品《抽象画》(AbstraktesBild)估价待询,最终以1744.2万美元成交。

日本艺术村上隆1998年的作品《丁丁的城堡》(The Castle of Tin Tin)以422.6万美元成交。送拍买家于1999年作品在美国洛杉矶的Blum& Poe画廊首次展出时,以2.5万美元买下。

在当晚拍卖中,沃霍尔的作品一共有7件上拍,其中,其纸上作品《自杀》(Suicide)估价600-800万美元,最终以1,632.2万美元成交,远远超出沃霍尔之前纸上作品519万美元的纪录。之后的两件纸上版画作品也取得不错的成绩《吻》(The Kiss)以926.6万美元成交;《Cagney》以657.8万美元成交。而之前期待较高的作品《绿色事故(两次绿色事故)》(Green Disaster (Green Disaster Twice))反而成交一般,作品估价待询,以1,520.2万美元成交;估价300-400万美元的《MartinsonCoffee》流拍。

在前半场的重品拍卖之后,该专场成交价逐渐在估价范围内,而且流拍作品增多。安德鲁·古斯基、杰夫·昆斯、理查德·普林斯等人的作品也在流拍之列。

佳士得连破纪录

虽然纽约苏富比的成绩让人振奋,但纽约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夜场更让人疯狂。当晚实际上拍作品73件,克利福特·史蒂尔的《PH-915》临时撤拍,仅6件流拍,成交率高达92%,成交总额为4.12亿美元。6件作品成交价在2,000万美元以上,11件作品超过1,000万美元,67件作品成交价超过百万美元大关。“在过去6年,佳士得引领当代艺术单一专场第一次跨过2亿美元、之后是3亿,现在越过4亿美元大关。”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全球总裁布雷特·格尔维(BreetGrovy)如是评价当晚的拍卖。

纽约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夜场首件作品就让人激动,克里斯托弗·沃尔(ChristopherWool)于1988年完成的作品《无题》(Untitled)以远远高于估价的193万美元,巴黎艺术商JohnSayegh-Belchatowski将其收入囊中。接着上拍的是考尔德的作品《警察》(Policeman),估价120-180万美元,最终以422.6万美元成交。

当晚的成交再次彰显了沃霍尔在当代艺术市场上的主要明星价值。其作《自由女神像》(Statue of Liberty)以4,376.2万美元成交,成为当晚专场成交价最高的作品。而其丝网版画作品《马龙·白兰度》以2,371.4万美元成交,难怪有人形容作品“透出了一种未经修饰的性感和强大的气场”。该作由艺术商及纽约现代美术馆艺术总监唐纳德·布赖恩特(Donald Bryant)送拍,购买这件作品的是伦敦艺术商海利·呐哈德(Helly Nahmad),他之前关注的主要是印象派绘画及现代艺术这一交易也许象征了市场的一种转变。另一位竞拍输了的买家是乔斯·摩嘉比(JoseMugrabi),实际上,他曾在1997年于纽约苏富比以165.2万美元买得这件作品,在2003年又将作品在纽约佳士得以504.7万美元卖出,买家就是布赖恩特,不得不说,这实在是一桩非常“神奇”的交易。

此外,沃霍尔的《5位死者》(5 Deaths)以814.6万美元成交,在拍卖之后,沃霍尔作品艺术商乔斯·摩嘉比难以置信地摇头说道:“现在的市场真是太神奇了,我记不得曾经看过比这场更好的拍卖。”在当晚的拍卖中,布赖恩特还参与了唐纳德·贾德(DonaldJudd)的《无题》(Untitled)的竞拍,该作最终以1016.2万美元成交。杰夫·昆斯的《郁金香》(Tulips)以3,368.2万美元成交,刷新昆斯的个人作品拍卖纪录。之前拍卖纪录为2011年5月10日在纽约苏富比以1,688.2万美元成交的《粉红豹》(Pink Panther)。

弗兰兹·克兰在这个秋拍的表现可谓红得发紫,1957年创作的作品《无题》(Untitled)为纽约佳士得重点推出的拍品,拍卖公司将其作为夜场图录的封面。作品估价2,000-3,000万美元,最终以4,040.2万美元成交,这一成交价打破艺术家刚刚在纽约苏富比开创的纪录。在此之前,克兰的最高成交价为2005年5月在纽约佳士得上拍的作品《CrowDancer》,成交价为640万美元。其另一件作品《德·美第奇》(De Medici)估价500-700万美元,最终以1,105.8万美元成交。另一件作品《无题》以646.6万美元成交。

罗斯科和里希特的抽象作品表现同样出色。罗斯科的《黑色条纹(橙色、金色和黑色)》(Black Stripe (Orange, Gold andBlack))估价1,500-2,000万美元,成交价为2,136.2万美元。里希特的《抽象画779-2》以1,531.4万美元成交。

在2012年上半年的拍卖市场上,巴斯奎特的作品连续两次打破纪录(之前的最高纪录为2012年6月在伦敦佳士得取得的2,010万美元的成交价)。在当晚,其1981年创作的作品《无题》也是该场亮点之一,作品“估价待询”,最终以2,640.2万美元成交,再次打破艺术家个人作品成交纪录。这件作品曾在1988以11万美元成交。

理查德·迪本科恩(RichardDiebenkorn)的《OceanPark # 48》,估价800-1,200万美元,以1,352.2万美元成交,刷新了艺术家作品拍卖纪录(前一次拍卖纪录为2011年5月11日在纽约佳士得以769.8万美元成交成交的《OceanPark 》)。法国Francois-XavierLalanne的《Moutonsde Laine, Un Troupeau de 24 Moutons》以568.2万成交,创个人最高排名成绩。

此外,另外几位艺术家本次成交的作品也创下个人作品成交纪录:理查德·塞拉(RichardSerra)的《Schulhof’sCurve》以288.2万美元成交;马克·格罗特雅(MarkGrotjahn)的《无题(红色蝴蝶II》(Untitled(Red Butterfly II)),估价200-300万美元,以417万美元成交,刷新了艺术家作品的拍卖纪录(之前纪录为今年5月9日在纽约苏富比以209.8万美元成交的《无题(黄色蝴蝶III》(Untitled(Yellow Butterfly III));乔治(George Condo)的《TheManhattan Strip Club》以131.4万美元成交。

深挖井广撒网

显然,欧洲危机也无法阻止当代艺术的疯狂前行。佳士得副总裁,也是负责当晚拍卖的专家KojiInoue在拍卖之后表示:“太让人惊讶,当代艺术已成为市场上的蓝筹股,我想,我们只是看到了开端。”其对手苏富比也表示了同样的喜悦之情,梅耶在拍卖会无法抑制激动之情:“苏富比今晚大获全胜,如果你想谈论市场正在健康地发展,这就是例子。”

英国《电讯报》以《金涌未来艺术大师》(Gold Rush for Old Masters of thefuture)为题报道了纽约当代艺术专场拍卖,文章开篇讲道,“当超级富豪去购物时,沃霍尔或者罗斯科似乎是列入他们清单的必需品。”

在铸就沃霍尔、波洛克、罗斯科等战后艺术家天价市场的同时,这几家拍卖公司不断加大当代艺术市场的后续跟进力量,将有利可图的版块挖深挖透。在抽象表现主义绘画中,去年大力推出斯蒂尔作品,今年又主推克兰的作品,价格迅速提升。巴斯奎特、里希特也是最好的例子。巴斯奎特在今年连续3次打破个人拍卖纪录,难怪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国际专家罗塞·高杰(LoicGouzer)自信满满的表示,“巴斯奎特的才华逐步被市场认可,他已成为与沃霍尔、德库宁和波洛克比肩的大师级人物。”

然而,达明·赫斯特在这季的拍卖中出局了。自从其2008年苏富比为其举办个人拍卖专场之后,赫斯特的市场行情一直呈现下降趋势。尽管泰特现代美术馆在2012年为其举办规模最大的个展,高古轩曾将其所属的13家画廊在年初全部展出他的作品,但对赫斯特来说,今年的市场仍旧没有起色。

“因为世界政治和经济的形势不容乐观,我们变得越来越严肃了。”纽约苏富比当代艺术部负责人亚历克斯·罗特(AlexRotter)如是说,“在2007、2008年出现的一些天价作品现在已成为明日黄花,收藏家的心态倾向更为保守,他们从大量的作品中精挑细选,慎之又慎。买家更为倾向于纯手工创作的艺术品,而不是‘艺术工厂’批量生产的那种。”

口味发生转变的原因还在于这个时代提供了更加多元的艺术品,促使买家去购买。“在20世纪60、70年代,人们购买艺术品的节奏非常缓慢,现在,藏家不断通过各种艺博会和拍卖,接触新的艺术品,他们积累艺术品的速度就要快得多。”艺术咨询家 Lisa Schiff表示,这些买家在5-10年时间,就会重新审视自己购买的藏品,所以市场上才会更多更频的出现最近成交的艺术品。

虽然在本季拍卖中,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的新晋买家的购买热情并不高。但拍卖场上仍旧不乏亚洲买家的身影。苏富比大中华地区及南亚地区主席黄林诗韵受电话委托,参与竞拍罗斯科的作品。而华尔街日报报道,一名中国男子以72.2万美元购买了一件利希腾斯坦的雕塑作品。与现代艺术与印象派的营销不同,苏富比、佳士得以更大的力量构建当代艺术的全球消费市场,网罗全球买家。罗斯科作品在近年来价格大幅提升的重要原因就在于俄罗斯和中东买家的参与。

而里希特更是这种策略获得成功的最好例子。从2011年秋季开始,多家重量级美术馆共同举办名为“格哈德·里希特:全景”的作品回顾巡回展,确定其在美术史上的地位。在Artprice2011年全球艺术家作品成交最高的名单中,里希特当年的作品成交总额高达1.75亿美元,跻身前十名,而且,在排名前十的艺术家中,他是唯一一位在世艺术家。2012年9月前,其出现在拍卖场上的作品成交总额已达到1.57亿美元。虽然在本季拍卖中,作品价格上升的步伐有所减缓,但其市场前景,仍旧值得期待。进入2012年以来,在拍卖市场上,里希特的作品成交价超过1,000万美元的已有十余件,更为重要的是,里希特的藏家遍及全球,后市交易流通性更大,欧洲各国、美国、中东、日本和韩国都有他的藏家。俄罗斯富翁藏家阿布拉莫维奇就曾在2008年以1520万美元买下里希特的一件抽象画作品。

正如艺术市场分析专家克莱尔·麦克安德鲁(ClareMcAndrew)所言:“当代艺术是一个受供求推动的市场,这些艺术家在10年前还不值一文,但他们在艺术史上确立了一席之地,所以他们并不是冒险的赌注,这些真实成交的作品会在未来50年更受欢迎。”

萧邦手表

卡地亚手表售后服务

欧米茄手表售后维修

泰格豪雅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