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码垛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煤炭税费糊涂账不少于109项被称比梁山好汉还多试验机

发布时间:2019-10-16 18:08:47 阅读: 来源:码垛机厂家

煤炭税费“糊涂账”:不少于109项 被称比梁山好汉还多

生意社10月10日讯

日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山西阳泉市一处道路上看到,上百辆来自河北、河南和山东等地的拉煤卡车排成一队,在交警的组织下或等候或行驶。当地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前边是煤检站,这些煤车都是要排队去换煤票。”

对此,一位煤炭业内人士向记者感慨称:拉煤车一路上需经过多重关卡,即所谓的收费“小房子”,这已成为国内煤炭行业独有的一道“风景”,其中山西的情况比较“典型”,原因在于当地的煤炭公路运销体制。

随着市场不景气度的提升,减税费已成为产煤大省救市手段之一。去年至今,山西省政府在为煤企减负方面表现尤为积极,已掀起了被称为“动真格”的涉煤收费清理规范工作。

此前,山西省省长李小鹏曾在一次晋商大会上,提及涉煤税费清理整顿问题,称要“以清费立税推动山西煤炭领域革命”。其表示,更深层次的原因是煤炭监管体制落后,甚至滋生腐败,未来山西将以清费立税为切口推动煤炭领域革命,预计明年公路运销体制改革可减负百亿元。

煤炭物流“怪胎”

就在几个月前,阳泉市的出租车司机老邢的身份还是阳泉地区比较活跃的煤贩子。老邢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自己对山西地区煤炭行业的乱收费问题也深恶痛绝。

据了解,一辆运煤车从煤矿拉煤出来要经历这样的流程:煤矿要卖煤需要先去当地地税局缴纳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领取可持续发展基金已缴证明,然后到当地票证中心领取《山西省煤炭销售票》(也即俗称的“煤票”),煤票包含公路出省和公路内销两种;外销流程包括煤矿或者洗煤厂通过当地煤运公司下属的出县煤检站、出省煤检站,最终才能到达客户手中。在此期间,煤运公司负责组织地方煤矿煤炭的销售工作,并收取一定的代理费用。

据老邢说,在阳泉地区公路运输差不多要经过四道关口:超限站、煤检站、路政以及交警。煤车带上煤票上路之后,会先经过超限站,如果超载会按照超载幅度进行罚款,之后还会经过煤检站,煤检站是山西煤炭运销公司所设,核查煤票、费用以及载重量。

老邢表示,“原则上是只要超载就不能走,但基本上除了大集团的运煤车,其他的都会超载,不超载就不赚钱,超载交罚款就可以。”

出省费和地销费包括了增值税、基金和服务费等,不过费用各地有别,且还浮动。老邢称,“比如我的煤从山西阳泉走公路拉到河北的井陉,纯运费应该是每吨40多块钱,但是出省费就是100多元每吨,没有出省的煤票煤炭就出不了省,这一部分都含到煤炭成本里,到了河北省就没有出省费这一说法了。”

在距离小型煤场和高速公路路口不远的马路边,几辆运煤大卡车停在那儿,几位司机的抱怨道出了山西当地公路煤炭运输系统中的另一利益链条——“送车人”。有时超限站外的一个电话,或是到了煤检站之后说出是谁送的车,或者一个暗号,只要能找到一个“送车的人”就能免去不少费用,甚至有的“送车人”可以打点超限站、煤检站和路上罚款全部环节。

“山西煤炭行业中的税费复杂,整个的物流体系在煤炭贸易中可以说就是一个怪胎。”经常跑山西、陕西等煤炭市场的企业老总苏明(化名)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抱怨,去山西买煤是最难的。

税费“糊涂账”

“不要试图给山西煤炭行业的税费算账,永远算不清楚。”有过20多年煤炭市场实战经验的山西智诚达咨询公司总经理马俊华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直言,山西煤炭税费本身就是一笔“糊涂账”。

除了各地征收标准不一,甚至重复征收外,马俊华举例说,“别说是山西省的,就是一个市内或一个县里的税费你也搞不清楚。”

税费负担重已然成为压迫煤企转型瘦身的顽疾。马俊华告诉记者,山西省主要症结是在煤炭运销体制上,而山西煤在政策上的收费亦是各省份中最高的。

煤炭税费到底有多重?一吨煤中有多少交了税费?在记者赴山西调查期间,面对这个问题,企业方几乎全部选择了沉默。“这个问题很敏感,因为收税费其实大多都是政府方在收,减税费也是政府方在减,这个没法说。”山西一位大型煤炭企业集团内部人士道出了难处。

不过,记者查询多方数据得到了一些答案。阳煤集团下属上市公司阳泉煤业(600348,SH)2014年中报显示,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5亿元,同比下降44.6%。财报对各主要矿井的煤炭业务销售成本和上缴税费情况进行了较为详细的说明,其中一矿的销售成本总额为8.31亿元,吨煤销售成本为250.11元/吨,上缴税费4.71亿元,二矿销售成本总额为10.11亿元,吨煤销售成本为295.98元/吨,上缴税费4.6亿元。

一位晋城市税务系统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晋煤集团内部,每吨煤所上缴的税费约有150元,而目前记者查询到的数据显示,晋城地区的5000大卡左右的煤价大概为每吨400多元。

青海省一大型煤企下属矿场的矿长告诉记者,该矿产煤用于上缴税费的成本大概为135元/吨,而当时每吨煤的售价大概在360元/吨,“青海省煤企的税费负担相比山西、河南等中部省份而言,还是低一些。”该矿长告诉记者,主要是人力成本相对低很多。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的报告显示,由于增值税进项税抵扣范围较少,煤炭企业增值税实际税负在11%以上,远高于其他工业行业税负水平。此外,煤炭税费重复征收、不合理收费项目多等问题未得到根本解决,煤炭企业税费压力依然突出。

据统计,各种涉煤税费已占企业营业收入的25%~35%。去年,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发布的一份针对涉煤税费的调查报告显示,我国涉煤税费不少于109项,除21个税种外,还有不少于88项规费。此被称作“比梁山好汉还多的税费”。

拉力试验机怎么计算拉力

3000kn拉力试验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