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码垛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詹国枢地方债券该不该禁

发布时间:2021-01-25 16:01:37 阅读: 来源:码垛机厂家

詹国枢:地方债券该不该禁

差不多每一个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都要在京召开会议,审议事关国家建设发展的大事。上月人大常委会的议题之一,便是考虑是否要对地方政府发放债券重新关上“闸门”。所谓重新,就是曾经开过的这道口子,权衡利弊,考虑再三,这回下定决心要重新关上了。书面的表述是:“除法律和国务院另有规定外,地方政府不得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此议题一经报道,立即引发热议,有举双手赞成,认为早就该关的,也有表示反对,认为不宜轻举妄动的。  人大常委会为何商议对地方债券重新关门?其直接原因是,地方政府债务,已经越积越多,再不关上闸门,会出大的问题!去年6月,审计署曾发布2010年审计报告,报告显示,全国省、市、县三级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已达10.7174万亿元!其中,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6.7万亿元,占62.62%,担保责任的2.33万亿元,占21.80%,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1.6万亿元,占15.58%。以上数字,仅仅截至2010年底。去年全年,加上今年半年,10万亿元显然是远远打不住的!  地方政府债务危机,常表现于政府所属投资公司的严重亏损和无法运作。报载,云南一家负债近千亿元的公路城投公司,因亏损严重,直截了当向当地银行发出了违约通知函,表明已经无力还款!省政府得知后,不得不迅速介入,与银行达成债务重组协议,才算了事。江苏交通系统一家公司,也因债务危机而不得不以类似方式就150亿元贷款与相关银团进行债务展期谈判??类似例子,举不胜举。地方一些比较大的融资平台,一旦违约,动辄就是上百亿元甚至数百亿元,到期还不了款,只好把包袱甩向政府。  作为最大债务人的地方政府,如何化解债务危机呢?除将财政结余通通拿出之外,最省事也最现实的办法,就是赶快大量卖地。然而,一个地区,土地总是有限的,卖得了一时,卖不了永久,卖到最后,终有无地可卖的一天。何况,近些年来,国家对房地产实行宏观调控,地已经越来越不好卖。一些政府债务余额较高的地方,不得不通过与银行谈判甚至施压,实行有条件的债务展期。从全国看,地方财政风险,已经山雨欲来,个别地方已经出现借机关干部的房产去抵押融资,甚至缓发干部工资,以解燃眉之急。  追根溯源,地方债务风险,源于我们的政策对地方借债缺乏有效制约,以及我们执行日久的干部升迁体制。债务闸门大开,助长了地方政府官员不负责任的借债之风。不管当地条件如何,一味大举借债,拼命大上项目!一旦上了项目,明显好处,就是可以迅速提高地区GDP总量,提升其经济发展在全省的位次排名,从而取得看得见摸得着的政绩,有助于官员(主要是一二把手)升迁。至于投资是否有效益,债务是否还得上?对不起,人已经走了,或者升迁了,俺管不着了!  近些年来,全球愈演愈烈的金融危机,从一定意义说也是一场政府债务危机。从美国到席卷欧洲大陆的两轮主权债务危机,一个重要风险源就是政府无限制地过度负债。以希腊为例,这本是一个资源条件较好,经济发展还算不错的国家,但是,多年来社会福利过于宽松,政府负债越来越高,挣的没那么多,出手却挺大方,可不就得寅吃卯粮,举步维艰?为掩盖赤字,希腊政府甚至与高盛公司达成交易,通过“货币互换调期”和抵押未来收入的方式,掩饰其高额的政府债务,最终很可能要吞下国家破产的苦果,累及欧元区其他各国。  令人担心的是,我国地方政府借债,上的大都是一些投资性基础设施建设,这与国外基本用于社会保障的性质不同。地方政府所上投资项目,资产数量较大、建设期限很长。而地方政府的资金来源,多为地方税收和土地收入,一旦中央政策出现调整,全国经济进入下行周期,资金和项目出现断裂,资金缺口立即显现,贷款归还顿时成了问题。当此时也,地方财政只好将风险层层上交,最后,只能由中央财政兜底,财政风险很可能最终转化为全国性的金融风险。这是人们最不愿看到也是最危险的。凡此种种,让人们得出一个结论:地方债券这道“闸门”,一定得关,而且,早关为好。

日式三居室装修

田园装修案例

美式装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