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码垛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马英九幸福小子的完美人生

发布时间:2020-03-03 20:49:18 阅读: 来源:码垛机厂家

马英九:幸福小子的完美人生

马英九夫妇在美国留学时的合照

俗话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一个人青少年时期的经历往往预示着他的一生路会怎么走,马英九是不是也这样呢?让我们为您翻开尘封往事,为他的今天寻找一些证据吧!

蒋家结缘小马哥 红娘原是冲天炮

马家跟蒋家很有渊源,这个我们在过去的《台海》中有详细介绍,兹不赘述。其实,马英九早就认识了蒋经国,而他跟蒋家结缘竟是因为一个冲天炮。话说,上初中时,马英九家搬到了台北长安东路一段八号的四楼,十八号正是蒋经国官邸,官邸院子很大,两家相隔200米,马家是楼房,蒋家是别墅,站在马家,蒋家别墅的一举一动都能尽收眼底。

小马这老实孩子,做过一件让蒋家大院虚惊一场的惊险刺激大胆出位之事。话说某年春节,马英九玩鞭炮玩得兴起,点了一个冲天炮,也没留意去向,那危险玩意儿拐了个弯儿向那座防卫森严的院子猛扑而去。表面上,或许什么事儿都没有,可在警卫那里,这可是炸了窝的大事,就算不是刺杀,怎么也算是一起“政治事件”吧。蒋家警卫外弛内张地调查一场,结果发现,原来只是个冲天炮,肯定是孩子闹剧,一场危机,这才化为无形。

后来马英九担任大专军训集训班宣誓代表,接受“国防部长”蒋经国的“授枪”,这才是马蒋正儿八经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不知小马哥春风得意之余有没有记起自己当年捣过蒋家的蛋。

不过,这件事总算不是无意的,这个乖乖牌还真的蓄意做过“坏事”哩。小学时,他和同学到淡水河边乱丢小石头,砸到民宅窗子,被人追出来,他就躲到一个熟识的店家,很久才敢出来。初二时,学校二楼有一间自然生物仪器室,里面有很多瓶瓶罐罐,还有一些骷髅头之类的标本,学生就很好奇,想进去瞧个究竟。管理员操一口学生听不懂的乡音骂企图接近的学生,导致这帮淘气孩子决定整他一整。马英九约了两个同学一起,从三楼窗口用橡皮筋吊着画了乌龟的图片到二楼窗口,管理员看到很生气,冲上三楼找他们算账,三个学生故意往三个方向跑,管理员只能干瞪眼。40多年后,马英九强调说:“这是我认为做过最坏的事了,再坏就真的没有了!”

作为马英九的第一个伯乐,小蒋是小马哥生命里最重要的男人之一,而马英九遇到的第一个最重要的男人无疑是他爹马鹤凌。

老马跟两蒋都有渊源,却受了蒋家父子互相猜疑的累,算不上太得志,就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独子身上。他多才多艺,跟马英九的老师们一起给了马英九贵族式的精致教育。关于他的家教理念,我们可以看一件很能说明问题的小事:那时台湾恶补成风,马鹤凌的同学开了一家补习班,表示愿让马家的小孩免费补习,天上掉个大馅饼砸到马鹤凌头上,他却毫不留情地说:“你不要害我的小孩!”

马鹤凌绝对是个严父,小马爱粘母亲,老马怕他“太娘”,会训斥他:“你姊妹若不成才,可以靠老公,你是男子汉,现在不会照顾自己,未来怎给太太靠?”若见小马急躁,老马则立即制止,还要小马打扫、劈柴,锻炼男子气概。

少年马英九在生活上不算锦衣玉食,但可以保证得到良好的教育,他自己也颇有天分,顺利的成长成就了温文的个性。当然,他也有青春期的躁动。譬如说,他曾经很迷武侠小说,小学五年级上“说话课”时,马英九会上台“说书”,讲武侠小说故事,当时的“说话课”时间多半由他包圆儿。看武侠小说也让马英九产生锄强扶弱的侠义情怀,他最欣赏《射雕英雄传》里憨厚、武功高强、不解风情的郭靖,还写过一部未完成的武侠小说《竹剑银钩》。多年以后,他于“大选”期间挑选随扈警官,竟挑到了古龙之子郑小龙。马英九也是个好奇宝宝,高中时他还偷偷尝试过吸烟,第一次抽烟,他被呛得一塌糊涂,并且点了半天都点不着,后来发现是点到滤嘴了。另外,他考进台大时还赶时髦弹过一阵子吉他。

可见,马英九也有出位的经历,但他的调皮没有逾越家教的底线。蒋经国说马英九是“没有缺陷的年轻人”,台湾人叫他“不沾锅”,把他比作郭靖,甚或哈里•波特,因为他确实“完美”得像虚构出来的。

夜深风竹击竹韵 万叶千声为谁敲

马英九是个讲究细节的人,但也偶尔会被抓包,不过他“对钱和女人的事情”,算得上是“很慎重很小心”。作为台湾老中青妇女的偶像,帅哥一枚,马英九经常有可能被吃豆腐,却也有惊无险,传不出什么绯闻,连狗仔队都不屑跟踪他。

那么,马英九对“美色”这种男人避不过的话题究竟持什么态度?他的感情经历,证明他不是什么清心寡欲的“不沾锅”,他的心恰如孙猴子在比丘国变出来的那堆一样,五颜六色,只是并无黑心。

说起马英九的动心史,可能要追溯到五十年前。话说他在读静心小学幼儿园大班的时候,班上有一位杨姓小女生,大眼睛,长睫毛,马尾辫,很秀气,只需浅浅一笑,已是足够迷人,当时被迷住的马英九事后还说:“有一次参加一项活动后,小女生的脸庞微微渗汗,她轻轻揩着,表情美极了。”

毕业典礼,马母跟儿子一起参加,马英九说:“妈!我有个女朋友。瞧,那个!”之后,小女生如她的本家终南山活死人墓黄衫女子一般不知所踪,少年马英九最纯的思念很快过去,却也存住了淡淡的影子,毕竟初恋最迷人,何况还是精神层次的单恋。四十多年后,好事者曾问马英九是否想再见伊人一面?马英九却说相见争如不见,“千万不要,四十多年来心中一直留有童年美好的印象与回忆,记得她小时候的模样,不是很好吗?”

除了柏拉图式的情窦初开,马英九还经历过三次未果的爱情。

女师附小三年级时,班上一位笑容可爱的小女生再次虏获小马哥芳心,最好玩的是还被一位老师撞破了少男情怀。中学时课业繁重,马英九维持着与女生们的友谊,却是“不来电”。升了台大,从大三那年开始,马英九的生命里充满了不可思议,三次恋爱,全因偶遇,对象全是政大女生,两度失恋之后,第三个女友终于成功变身马太太。马英九1998年到政大教书,感触当然深刻,他一直戒绝与女生闭门独处,也是怕瞎小人儿丘比特在政大再生事端吧。

虽然感情经历过很多波折,但总起来说,由于人高马大、仪表出众,马英九是很受女生欢迎的,他还很爱玩,跟女生交际的机会也很多,他说:“我高一就开始跳舞了,尤其特别喜欢找五专女生跳舞,最常找的就是铭传商专(现已升格为铭传大学)的女生,高中拼了命爱跳舞。”既然如此,为什么跟女生很难来电呢?马英九的同学解释说:“马英九追女朋友技巧超逊的,原则太多,太小心,从来没看他成功过。”

虽细微处不随意 他日誓把天下扫

马英九这个人,可以用两句话来概括:十指不沾阳春水,常走河边不湿鞋。但是,他并不是水泼不进雨淋不透的。话说他在哈佛大学念博士,指导教授是法学权威宋恩教授,马英九不敢怠慢,每写完两章论文,就拿去请教授斧正,也算战战兢兢小心翼翼。教授回他时,稿子上全是密密麻麻的修改,包括标点,马英九心里掠过了一丝不然:不就是打字品质差一点嘛。教授察觉到学生有微词,就对马英九来了个当头棒喝:

马先生,如果你连小地方都不在意,人家就会觉得,你大的地方也做不好。

若是译成中文,教授说的正是那句老话: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老话能变成老话,一定有它的道理。教授一语惊醒梦中人,马英九登时出了一身大汗。可见“一念之差”不容小窥,一个观念转了过来,造就了严谨得有些刻板的马老师、马“总统”。自那以后,与马共事过的人都发现这个人极其龟毛,他见不得错别字,用错标点也不行,钉书针一定要钉在文件右上方。曾有幕僚为了增加他的本土味,写他和家人吃清粥菜脯蛋,马看后立刻要求更正,因为他早餐一向只吃牛奶吐司,而且不可能有空和家人一起吃。媒体曾给马英九取了个“马更正”的绰号,也是因为他若发现媒体报道有误,会亲笔写信要求更正。

不过话说回来,读博时他已三十岁左右,还没形成足够严谨的态度,说明他并不是无缝的蛋,有些细节他可能不是不注意,而是根本不觉得那算事儿,这对政客来说,有时可能是死穴。

一丝不苟的人往往追求无懈可击,马英九很没有悬念地变成了一个喜欢较真、喜欢辩论和演讲的人。高中时,遇到警察给头发长的年轻人当街剪发,马英九就会和同学探究“警察如此‘执法’的‘法源’依据何来?”当时发生了一件高中生杀老师的事件,舆论都批评学生,马英九却认为,谁说天下无不是的老师,万一是老师经常欺压学生引发了对方的杀机呢?

除了爱辩论之类,马英九还是个演讲高手,他在学校的卧室里安了个大镜子,只要有时间就在镜前练,看看自己有没有让听众分心的不良举动,看看自己的音量语速控制得好不好,总之,为了知道自己在听众面前究竟一副什么样子,他站在这面能照出全身的超级大镜前面可着劲儿对自己挑三拣四。

既然要演讲,挥手势摆造型那是必须的,于是POSE摆了又摆经常自说自话的光鲜靓丽小马哥让同学还以为自己遭遇了白雪公主的后妈,就损他说:马英九,你虽然长得帅,也不用臭美到这种程度吧?

演讲爱好者被封自恋狂,算是无头冤案一桩,却也道出了马的完美主义倾向。据说马英九现在还会对着镜子说话,仍然特别重视自己说话时的神态。

篮球场塑胶地面价格

社区便民服务

不收费的拍卖公司